博客年龄:16年10个月
访问:?
文章:811篇

个人描述

姓名:枫丹白露职业:自由职业年龄:位置:聪明的人总是用别人的智慧填补自己的大脑,愚蠢的人总是用别人的智慧干扰自己的情绪.

苹果红了的时候(三)

2020-01-10 11:34 阅读(?)评论(0)

苹果红了的时候(三)

文/枫丹白露

 好温暖 

 10月31日早上出门办事,没几分钟就把要了解的事儿咨询完了。现在办事效率真高,开放式办公还是好,给老百姓提供了方便还节省了时间。

 走出办公大厅,画家说去哪儿?我说天这么好去影视城吧。画家一脚油门就到了影视城停车场前,进入停车场的路口上横了个警示杆,有人从旁边的小屋里出来收费。

 十多年前,影视城前门的停车场是无人管理的,附近居民开车到海边可以随意停车。这两年影视城这片海域增加了游乐项目,夏天外地游客多了,车也多了,停车场就被拦上了,每天有人在这里收费从两块涨到五块。过了旅游季节停车场几乎看不到几辆车,冬天车就更少了。

 就好比我来说吧,影视城距离我住的小区只有三公里。前些年骑自行车的时候还常来,后来家里有车了却来的少了。我们没有原住地居民有着赶海的习惯,不知道什么时间涨潮,什么时间落潮,他们跟着潮汐来赶海,捡海菜,下海捞鱼。如遇到大风天,潮落后,扇贝海虹被冲上岸,运气好的还能捡到不少的海参呢。对于我们来说到海边是一种闲情,是放松心情,在沙滩上走走,眺望眺望大海,听听海浪的声音能让你忘掉一些烦恼,对画家来说大海他喜欢却从不下海,因为他对水有着惧怕的心理。

 递给那人五块钱,警示杆升起画家把车开了进去。我轻声说:“在海边待不上几分钟五块钱没了”。画家说:“那咱就多待一会儿”。我笑了,说行。

 下了车,走上一条窄小的砖石路,不足百米的小路两边是深绿深绿的松树林。喜鹊特别多,不时的从松树林里飞出喜鹊喳喳的叫声。走出小路大海就在眼前了,正是涨潮的时候,沙滩上那几块大大小小的黑色礁石已经快被海水淹没了,礁石的周围漂浮着绿色海藻,一条破旧的木船泊在岸边的一处水湾里。看着滚滚而来的潮水,看来今天是不能站在礁石上拍照了,能在岸上站会儿也挺好,心里也舒服。

 海上风很大卷着海浪呼呼的吹过来,吹乱了我的长发,长长的围巾被吹起,而我却并不觉得冷,因为今天阳光特别好,站在阳光洒满的海岸上我感觉好温暖。

 这片海域已经成了养殖区,老远能看到浮漂,远处我对面的沙滩上有一排房子就是养殖海鲜的。在我身旁的右侧海域是海参养殖区,已有好多年了,被一座深入海里的石桥隔开,石桥上建了两座灰色的圆形建筑,高的像炮楼又像一座塔,楼顶上还扣着一个椎体的塔尖,矮的有点像粮仓,从我站着的角度能看到三个大窗户。

 海鸥似乎非常喜欢这个炮楼似的建筑,时而盘旋在建筑的上空,时而飞落在塔尖上。蓝天碧海交相辉映,在此背景下拍出的照片特别美,尤其是在夕阳下拍出的照片效果尤佳。邻居老师经常背着相机来这里拍夕阳大海中的圆形建筑。所以这个建筑也成为影视城这片海域的标志性建筑。这么多年我们从来不知道这个建筑是做什么用的,或许是灯塔?或许是监测海洋变化的?不管是什么,人们喜欢以它为背景拍照,有很多照片我都是以这个建筑为背景拍下来的,不同时间,不同季节的都有。

 海水还在不停的往上涌,滚滚海浪穿过桥洞。只有退了潮人们才能从石桥下钻过去看那边的海和那边的岩石,但不能时间长了,否则养殖区的管理人员就会吆喝你了,因为那片海里养着海参呢。

 岸上有位大爷在钓鱼,画家走过去问他钓了几条鱼,大爷说两条,画家看了看桶里的鱼说:“这是什么鱼”。大爷说:“黄鱼”。我们迎着海风听着海浪和他聊起来。

 老大爷今年七十八岁,家住前峰西。我们刚搬来时这里全部都是村子。听老辈人讲,从前有四个兄弟,后来四兄弟长大后分了家,所以就有了这几个村子,“皂南台村,皂西台村,皂东塘村,皂河北村。”(道听途说有待于考证)与皂河北村接壤的是前峰西村和后峰西村。现在这里已无村庄全部变成了高楼。

 可以说我见证了张村镇的发展变化,见证了这些村庄的拆迁过程,见证了从村庄到高楼林立的历史变迁。还记得皂南台村和东塘村拆迁的时候,我曾站在一片废墟瓦砾中画家给我拍下照片,就为记录那一刻。还有个原因是我喜欢农村,喜欢村子里的菜园和老树,喜欢皂南台村头的那几个老槐树,曾经树上开满了槐花。也曾见过前峰西村的满山果林,后来果林变成了一所学校。现在张村镇已经全部城镇化,除了里口山里的几个村子被保留下来,如今成为了乡村旅游观光的采摘园。

 拆迁后的村民全都住上了楼房,每家每户都是住一套租一套,或是分给儿女一套。老人们领上了养老金,住院还能报销,没事钓鱼赶海生活的非常惬意。老人说他们现在比年轻人过的舒服,看他的笑脸满是知足。威海房地产开发建设改变了本地人的生活,村民都过上了无忧无虑的生活,不能不感谢党的好政策,人们赶上了好时代。

 陆续的有人来捡海菜了,他们捡一种叫海松枝的海草回家包包子或是熬凉粉。一位大姐说早上六点赶海的人已经都回去了,她家离得远今天来晚了。我想,我家离的这么近,快二十年了从来没有早上来过,甚至一年也来不了几次。画家说:“要不咱们明早也来赶海”?我说:“拉倒吧赶紧回家吧,海风太吹人了。”

 回到家,猛然想起走时小猫在楼上,我担心小猫睡在我床上,急急忙忙跑上楼,看到小猫安安静静的睡在窗台上,头枕在吊篮的绿影里,阳光撒在它身上,好温暖。

中国作家网:https://vip.chinawriter.com.cn/member/index.php?uid=fengdanbailu&action=viewarchives&aid=115560

 

  最后修改于 2020-01-10 14:30    阅读(?)评论(0)
 
表  情:
加载中...
 

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